您的位置: 主页 > 粮食 >

八十年代一个粮校卒业生 睹证改动绽放40年粮食

  近日,翻开过去剪报小集子,映入眼帘的是笔者1985年2月12日发表在《泰安日报》一版报纸上的一则新闻,题目是“当前农民的四大要求”,记叙了笔者随泰安地委工作组1985年到泰安地区所辖的新泰市农村宣传中央一号文件,在座谈会上基层干部群众的四项要求。第一个要求国家取消生猪派购任务;第二个要求国家对乡镇企业和国营企业一视同仁;第三个要求解决乡镇企业用电问题;第四个要求税务部门按国家规定收税。

  看到这篇小文章,才回忆起这四项要求的始末,但始终不能忘怀的是,198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对粮食流通体制进行了大的改革。这一年,根据粮食总量收支平衡有余的新形势,也就是1984年的粮食大丰收的情形,为解决农民“卖粮难”问题,国务院决定粮食流通体制实行“双轨制”,即取消粮食统购,改为合同定购,合同定购以外的粮食,由市场调节供求,实行议购议销。并提倡鼓励积极发展粮食转化,出台了35°坡以上丘陵地退耕还林的一系列农村政策。在“双轨制”推动下,国营粮食企业大力开展多种经营,既减轻了国家财政负担,又搞活了粮食流通,促进了国营粮食企业发展,可以说,国有粮食企业改革发轫于1985年,结束了从1953年以来实行的粮食统购统销的政策,向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迈出了极其坚实的一步,这是历史性的很了不起的贡献。

  记忆犹新的是,1985当年入冬以后,我和泰安地区行署粮食局的时相玉、孙竹亭两同志,陪同泰安地委组织部部长到泰安市所辖的新泰市,宣讲中央一号文件。1985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明确取消了实施32年之久的粮食等农产品统购统销政策。这是在建立实行农业生产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已成为相对独立的商品生产经营者后,中共中央为发展农村商品经济,及时扩大市场调节,为在农村建立市场机制而进行的大胆尝试,是继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上迈出的非常勇敢非常坚定体制机制性改革的第一步。

  记得当时从新泰市宣讲回来后,我即着手写了那篇《当前农民的四大要求》一文,被《泰安日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刊登,似乎那篇文章被山东省政府内参刊用,引起不小影响,可见对当时粮食等农产品和生猪改统购派购改合同定购,社会各界,特别是农民兄弟多么关注和期盼。

  四十年粮食改革风雨兼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1978年以来,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以来,大致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9-1984年):探索改革粮食收购制度,粮食流通由计划调节向计划、市场调节相结合转变

  (1)缩小农产品统购派购的品种范围。其中,国家统派购的一、二类农副产品由1981年的113种减少到1984年的60种。

  (2)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从1979年夏粮上市起,将国家掌握的小麦、稻谷、谷子、玉米、高梁、大豆等六种粮食加权平均统购价格提高20.86%,超购部分加价30%提高到50%。

  (3)实行“粮食征购、销售、调拨包干”。从1982年粮食年度起,在坚持粮食统购统销的前提下,国家对各省(市、区)实行“粮食征购、销售、调拨包干一定三年”的粮食管理办法。

  (4)适当放宽了粮食集市贸易。从1983年起,除了对关系国计民生的少数重要农副产品继续实行统购统销外,对农民完成统派购任务后的粮食和非统购派购产品允许多渠道经营。国营商业要积极开展议购议销业务,参与市场调节;供销社和农村其他合作商业组织,可以灵活购销;农民个人也可以经营,可以进城或出县、出省。

  这一阶段改革,虽尚未触及粮食统购统销体制,受传统计划经济高度集中管理、农业资源配置和生产计划受行政指令支配、对集市贸易的限制和取缔等因素影响,市场机制对粮食供求、交易的作用十分有限。但由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幅度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等措施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种粮积极性,粮食产量逐年增加,粮食供给短缺的状况逐步改善。1984年,全国粮食产量突破4亿吨,达4073亿公斤,比1978年增长了33.6%,社会粮食商品率达30%以上。粮食生产、供求形势的根本好转,为进一步推进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

  1985年至1992年以粮食合同定购为起始,实行粮食定购与议购“双轨制”;1992年至1997年以放开粮食销售价格和市场为起始,按照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企业加快经营机制转化;1998年至2003年以“三项政策,一项改革”为起始,实行“四分开一完善”的粮食流通体制改革;2004年至今,是以放开收购、市场、价格的粮食“三放开”为起始,伴随着真刀真枪的以“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全面改革”为主的粮食流通体制改革战役,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体制改了,机制活了,富裕人员分流了,“三老”(老人、老粮、老帐)问题解决了,彻底终结了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体制,攻克了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最后一个堡垒,真正走上了粮食市场经济体制的路子。应该说是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了及其重要贡献,为保障军需民食奠定了无比坚实的基础。

  回顾粮改四十年历程,粮食人几多兴奋与自豪,在短缺经济下,力求粮食产需、供求平衡,保饭碗。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了落后的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实行统分结合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焕发了千百年来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自觉性、主动性、创造性,可以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生产力的桎梏一经打破,那将是排山倒海、雨后春笋般的生长或成长,粮食产量一路攀升。作为粮食流通产业就是为生产服务的,生产关系始终要伴随着生产力的变化而变化,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这才是常态下的经济规律。

  四十年粮改有一条清晰的轨迹,一条主线始终贯穿其中,那就是围绕生产力的发展,围绕农业、农民、农村的增产、增效、增收,逐步扩大市场份额,拓宽流通多渠道;围绕粮食安全,力促供求平衡;围绕放开搞活,减轻财政负担,政企分开,让企业走上一条真正市场经济运作的“四自”路子。也就是打破传统的高度垄断的计划经济体制,粮食流通建立起自由购销的市场经济体制,粮食企业走上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正道。更为可喜的是目前粮食生产流通正走向建立现代农业、大力发展粮食产业经济,为食者造福,为耕者谋利的现代粮食流通产业之路。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粮食改革四十年既有成功的喜悦,又有挫折、彷徨,曾经有步入粮食多了多了,少了少了的怪圈的辛酸,应该很好汲取改革和发展的经验教训,一方面推进深化粮食收储市场化改革,努力实现市场化配置粮食资源。一方面面对当前粮食企业规模小,产业聚集度低,龙头企业少,经营层次低,科技创新能力差、粮油产品档次低等种种不利因素和问题,不能有效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特别是面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粮食部门要找准目标,定好位,大力发展粮食产业经济,从“吃得饱”向“吃得好”、“吃得健康”、“吃得放心”、“吃得便利” 跃升。

  我见证了粮食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变迁。我是1984年从山东省菏泽粮食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山东省泰安行政公署粮食局(后泰安市粮食局)工作的,在学校当时的课本中就读到“吃香”行业的顺口溜“一商二粮三银行”,对毕业后从事的职业充满憧憬,感觉谁不吃粮食啊。当时,粮食实行“四统一”,定量供应,半斤食用油、二斤大米(当时算粗粮)、二两香油(芝麻油),都要凭粮票、油票供应。那时,知道我在粮食局工作的,父母的朋友、同学、自家的亲戚时常找到我,搞点稀缺的香油、麻汁、大米,咱手中有“权”啊。买50斤大米,还是军供大米,买到的人高兴,我也得意极了,面子十分的满足。

  一晃六年过去了,到了1990年,粮食供应凭粮票加副券、凭单才能购买定量的口粮或菜农口粮,目的是防止粮油抢购,稳定供应。又有很多人找到我,想走“后门”,不用副券、凭单购买口粮。尽管社会上有人议论马上要放开粮价,取消粮本供应了,但粮食仍然是计划供应,手中“权力砝码”似乎没有失重。一直到1992年,粮食流通体制再次改革,沿用了37年的短缺经济“凭证”终于取消,再也没有人找我买粮油了。延续8年的手中“权力”丢掉了,时间定格在1992年。

  值得一提的是,这期间,到了1994年由于粮食市场和价格暴涨,有产量的因素和农民“卖粮难”的原因,主要是全国加快了市场化进度,在粮食供求矛盾不突出的情况下,粮食宏观调控手段不完善和单一,粮食价格上涨,直接导致各粮食供应企业实行“限购”,在粮票后面附加一张副券,才能售粮买粮,一时间大街小巷,闻风而动,电视广播报纸专门解释实行粮票副券的办法和意义作用,亲戚朋友纷纷托我到粮店买粮,着实紧张了一番,又“风光”了一番。

  直到2004年,全面取消农业税,粮食三放开,一直延续到今天粮食十三连增,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建立完善。虽然粮食人没有“权力”了,但是粮食从短缺到自给有余,从最后一个计划经济堡垒走出来,那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对人类社会的巨大贡献。

  作为一个粮食人,见证了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发轫于1978年,到1985年时一个历史性节点,实行了粮食合同定购,取消统购。1992年放开粮食销价,取消粮油票。见证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粮食产量逐年增加,给粮食短缺供应带来了转机,从定量不够吃,吃不细,到供应有余,餐桌上的主食日渐精细,再到吃粮食少了,吃肉蛋奶多了。

  从1953年实行粮食统购统销到2004年粮食实行“收购、市场、价格”全面放开,起起落落,粮食生产和流通坎坎坷坷,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全部彻底改革,结束了半个多世纪的短缺的计划经济体制,真正进入了粮食市场经济体制。人们争相凭票、凭本购粮的场景一去不复返了,过去门庭若市,热热闹闹的粮食供应企业(粮店)都改制了,有的职工下岗分流了,有的早已另起炉灶,创业展业,代之以连锁快餐店、粮油专卖店等。尽管如此,但我和我的同事脸上仍然挂上了欣慰的笑容……

  而如今,40年过去了,粮食生产已大大过关,粮食安全保障能力大大增强,粮食流通市场化进程取得了历史性决定性胜利,国家粮食安全新战略实施,粮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加快,三大主粮的玉米已成功实现市场化收储,稻谷、小麦政策性收储市场化份额加大,粮食宏观调控手段精准性和多样性展现,作为粮食人,为食者造福、为耕者谋利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实现,粮食产业化步伐蹄疾步稳,粮食产业经济正从田间地头延伸到居民餐桌,粮食人在短缺经济下的特殊“权力”虽然没有了,定格在九十年代,但是粮食物质基础坚实可靠,粮食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越发明显,顶层设计的粮食安全新战略持久发力,粮食工作者的脸上依然绽放出会心的自信的从容的笑容。

  作者系山东省泰安市粮食局直属分局局长(中国粮食行业协会、中国粮食经济学会理事)

本站文章于2019-11-29 00:50,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八十年代一个粮校卒业生 睹证改动绽放40年粮食

Tag: 粮食

没有了


标志 > 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页版-全天北京赛车PK计划精准版

粮食| 干果| 食用菌| 植物| 蚕丝| 肠衣| 用具| 加工机械|

网站备案号: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版权所有: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网页版-全天北京赛车PK计划精准版

Tag标签 网站地图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